海南较真政协委员重提去年提案:请加快落实

2019年12月16日 by 没有评论

“提案已历时一年。但,至今规划未果,危楼依旧。迫切希望政府采取措施加快落实[2014]0514号提案的进程。”

写这段话的是海南省政协委员陈爱玲,她特意在Word文档里将这段话“加粗加黑”。

这段话是陈爱玲今年向政协海南省六届三次会议提交的提案主题。提案的题目也很较真——“关于加快落实[2014]0514号提案的建议”,这一提案将被海南省政协编为[2015]0142号提案。

让陈爱玲较真的提案也是她多年关心的事情。57岁的陈爱玲从出生到高中毕业都在海南省文昌市。1979年,从文昌罗峰高级中学毕业6年后,陈爱玲定居香港。从电子厂学徒,到手袋家庭加工,再到爱丽实业公司董事长,陈爱玲在香港演绎了一个从底层崛起的成功故事。

文昌市政府官网评价陈爱玲“爱国爱乡”,这篇刊发于2010年的文章写道:“2004年,母校罗峰中学庆祝建校120周年,她应邀回母校参加庆祝活动。当得知学校急需宿舍,她慷慨解囊,捐助人民币35万元。陈爱玲白手起家、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精神,得到罗峰中学师生的高度赞赏,学校将陈爱玲捐建的校舍命名为‘陈爱玲楼’。”

2014年,陈爱玲回海南参加政协会议前回了趟文昌,听同乡讲起罗峰中学最具历史的南教学楼被鉴定为危楼后,她决定要将此事写进提案里。

陈爱玲介绍,罗峰中学是全国华侨捐资办学最早的学校之一,创建于1884年(原名罗峰书院)。1932年,面对当时已经衰落的校区,旅居世界各国的498名华侨共同发起重建倡议,无私捐资,分6期重建了4栋水泥结构的南洋风格教学大楼,总建筑面积3900平方米。

2000年至2004年,罗峰中学东、西、北3栋教学楼由于年久失修,被有关部门鉴定为危房,已被全部拆除。

“这成为广大华侨心头深切之痛。”陈爱玲说,而今仅存的一栋南教学楼(建筑面积1568平方米),又被有关部门确定为危房,正面临坍塌之危,若不及时修复或采取简单的处置办法“一拆了之”,不仅会使华侨捐资办学130年的历史印记荡然无存,而且更会伤害广大华侨爱国之心。

于是,陈爱玲在[2014]0514号提案中“强烈建议”:“在国运昌盛之今日,文昌市政府应拨款,以感恩之心、以抢救方式修复这栋仅存的百年名校南教学楼。”

这份25名政协委员联名的建议提交后,陈爱玲返回香港忙于自己的事业。2014年9月,陈爱玲收到了文昌市政府的答复函,这份编号为文府函[2014]519号的文昌市政府文件称:“我市十分重视该教学楼的抢救修复工作,今年2月24日聘请海南泓景建筑设计有限公司(甲级)进行建筑物鉴定。鉴定结果为D级危房,建议拆除按原貌原址重建。

目前市政府要求教育部门会同问题部门正在编制该楼初步建设规划方案(文物类),并积极筹集建设资金。”

收到这一答复后,陈爱玲紧张的心情有所舒缓,静待政府的重建方案。

今年政协会议前,陈爱玲再次回乡,她震惊于听到的最新情况:南教学楼至今规划未果,危楼依旧,学校的一些活动也仍然会在这栋危楼里举行。

该怎么办?并无当地官场熟人的陈爱玲决定,今年提案仍要说南教学楼重建的事。

陈爱玲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事情总要一件一件地办。在最新的提案里,陈爱玲向当地政府提出了4条明确的建议,一是建议当地政府尽快建立落实机制,二是建议南教学楼重建后仍归学校使用,三是建议争取国家专项资金支持。最后一条建议则直接提出:“必须明确拆除重建期限,指定有专人开展督办,并向提案人进行反馈,促进提案真正落地办实。”

如果今年的提案仍不能解决问题呢?陈爱玲已做好打算:自己会一直追着这件事情,不行的话,明年继续写提案。

海南省政协主席于迅在看了陈爱玲的提案和南教学楼的照片后,通过一位副主席回应这名“较真委员”:政协会议结束后,省政协要第一时间前去调研此事,并尽快处理。

本报海口2月9日电

(原标题:请加快落实去年提案)


你们老了,汪峰竟然还年轻

汪峰显然还年轻,他还“停留”在向女人“下跪”的年龄。我不关心他曾经有过几个女人、有过多少爱情,也不关心他和章子怡为什么如此张扬他们的“私情”,也不关心我理解不了的他在网上发布的“公关稿”。人们在互联网上对他们“好事”的围观,并禁不住感伤岁月流逝。


“新式传统女性”彭丽媛

@一图观政独家收集了2013.3.22到2014.12.31期间的新闻类杂志“涉媛”报道24篇,近11万字。这些已经可以“集结成册”的报道,试图构建一个“家庭中充满爱意、打扮上很有品位、社会中献出爱心、性格上独当一面、事业上卓有成就”的“第一夫人”形象。


火车床单“一人一换”不是小问题

不少网友质疑,你们说是“一人一换”,可我每次坐卧铺,床上的被子和床单怎么都是乱的?你说每次都经过了80℃以上的高温消毒洗涤一小时,可我怎么感觉被罩都已经开始变黑了?


希腊和德国的“躲猫猫”

希腊新政府和德国政府这对希腊债务问题上立场差距最大的负债人和债主间,暂时也势必只能先捉捉迷藏了。这不意味着它们真的不想谈,它们只是在等待,等待对方熬不下去,等待自认为的最理想“谈机”——或等到自己实在熬不住为止。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