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官员:我的工位座机也曾接到诈骗电话

2020年1月20日 by 没有评论

原标题:政解丨电信网络诈骗案件频发 法院审理有何难点?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梦遥)9月30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通气会发布电信诈骗犯罪典型案例。北京市高院副院长安凤德在会上提供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今,北京法院共审结各类电信诈骗相关案件59件,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405人;福建省高院副院长谢开红则表示,今年1到8月全省法院已审结此类案件464件895人。

面对电信网络诈骗的高发态势,主持新闻发布会的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巡视员王玲也透露,自己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座机上都收到了诈骗电话。

电信网络诈骗案件频发,法院在审理时会面临什么难题?

福建省高院副院长谢开红表示,侦察机关在查办此类案件时对被害人的情况难以取证,而对于审判机关来说就是很难认定涉案金额,另外诈骗团伙内部虽然有分工,但是每一个犯罪嫌疑人参与的时间有先有后,认定每个人具体的罪责也较困难。

在法律适用方面也给法院提出了挑战。谢开红称,如何统一规范不同地域、不同法院的定罪量刑标准,以及怎么有效打击电信网络诈骗上下游的犯罪,在法律适用方面还需要进一步规范和明确。

此外,在追赃返损方面,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中大量的资金流向境外,追缴难度大,谢开红说:“我们往往能扣缴一些银行卡,但是对于卡内钱的性质很难判定,难以判断是不是诈骗赃款以及是否应该返还。而且被害人的分布很广,有时候很难找到。”


移民与文化融合:强扭的瓜不甜

对于移民现象,“建墙”,还是“建桥”?刚结束了第一场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的特普朗一直支持第一个选项。也有另一些搞政治的人觉得后者要好些。


她颜值最低,却最先做了处长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看到官话上有一些咨询想考公务员如何选择等等,我就觉得世上事,事在人为。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